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58章 蘇睿公主偷襲

作者:鼠自來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“父親!”臺下的特查拉王子看到父親被虐,終于忍不住了,把身上的衣服撕掉露出一身同樣款式的黑爆炸衣,沖到擂臺上,拳頭緊握,紫色光芒大作,一拳轟向艾瑞克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艾瑞克被那紫色的能量波轟退,不過很快就穩住身形,看著特查拉王子,臉上露出一個玩味的笑容,“怎么,老的被打敗了,就輪到小的上來,不過無所謂,就算你們兩個聯手我也不在意,一起來吧!”

    “特查拉王子,你在干什么?王位挑戰賽是我們瓦坎達傳統,最神圣的比賽,難道你要破壞我們祖先的留下來的傳統嗎?”旁邊幾名觀戰的長老頓時怒了,對特查拉王子的作為感到氣氛,破壞瓦坎達的神圣比賽簡直是罪大惡極。

    圍觀的瓦坎達民眾對這一連串的變故感到目瞪口呆,先是老國王大發神威,把艾瑞克逼的連連后退,可是不知道怎么了,形勢風云突變,老國王就這么被打敗了,然后特查拉王子居然違反瓦坎達的傳統,插手王位挑戰賽,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,事情就已經發生了。

    其實特查拉也知道自己的作為已經犯了眾怒,可是沒辦法,他無法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父親被殺死。

    其實剛才王王后以正暗中向特查拉發出來信號,讓特查拉帶著蘇睿公主離開,按照老國王交代,逃離瓦坎達,隱姓埋名,可是在關鍵時刻特查拉王子豫了,始終無法下定決心,之后看到自己父親有危險,想也沒想直接沖上臺救人。

    “特查拉王子只是太過關心國王陛下,這是作為一個兒子的本份。”

    大祭司祖歷硬著頭皮替特查拉王子解釋道,本來他還想著艾瑞克實力再強,跟老國王一場大戰之后,哪怕是勝利了也是元氣大傷,然后讓特查拉王子以王室之人的身份挑戰艾瑞克,獲勝之后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繼承國王之位,可是現在他已經完全沒有這方面心思了,艾瑞克展現的實力完全超乎想象,特查拉王子根本沒有絲毫勝算。

    特查拉王子拿下老國王頭上的黑豹頭盔,這才發現自己的父親已經昏迷過去,口鼻鮮血直流,模樣凄慘之極,特查頓時暴怒,轉過頭來,一臉殺氣的看著造成這一切的兇手艾瑞克。

    “你該死!!”

    “很不錯的眼神,來吧,讓我看看你的實力,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。”面對特查拉那殺氣騰騰的眼神,艾瑞克臉色依然平靜,在絕對實力面前殺氣太重也沒用。

    這時候一眾長老應該阻止特查拉王子的,可是不知為什么所有人都選擇了沉默,眼睜睜的看著場上的兩人開戰。

    “喝!”特查拉王子一聲爆喝,接著揮拳打出一記紫色的能量波。

    艾瑞克冷笑一聲,雙手交叉迎了上去,直接用身體硬接,那紫色能量波在接觸的瞬間被吸收掉了,金錢豹戰長紫光環繞,有一種妖異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沒用的,同樣的招數我不會中兩次。”

    艾瑞克眼中散發著奇異的光彩,對特查拉王子進行掃描,他屬于半人半機器的存在哦,整個人就好像是一臺超級電腦,可以分析對方的攻擊方式,之前被老國王逼的連連后退,實際上就是在分析對方的攻擊方式,分析完畢之后開始反擊,瞬間就將其擊敗,根本不給他對方反應的機會。

    特查拉王子見自己的能量攻擊無效,一咬牙猛沖上前,開始近身攻擊,可是讓他震驚的是,無論如何攻擊,艾瑞克總是能夠輕易的躲避過去,就好像完全看穿了自己的攻擊,每一招每一式都在對方的預料之中,連對方的一角都沒碰到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到此為止吧,我有些玩膩了。”

    艾瑞克冰冷的聲音傳入特查拉耳中,接著就感覺腹部受了一次重擊,然后脖子一緊,被一只手提到半空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特查拉掙扎著要坐起身來,可是一只腳卻踩在了他的胸口上,讓他重新躺了回去,無論如何用力始終無法把那只腳移開,特查拉只能用憤怒的眼神盯著一身金錢豹戰衣的艾瑞克。

    “很不錯的眼神,怎么樣?恨嗎?痛嗎?怨恨自己的弱小,痛苦敵人的強大,可是還不夠!遠遠不夠!”

    艾瑞克看著一臉絕望的特查拉,嗯,似乎想似乎看到了曾經的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的痛,你的恨比起我來遠遠不如,連百分之一都不如,你知道當我看到自己父親的尸體時是什么樣的感受嗎?

    你知道在我很小的時候被人追殺,眼睜睜的看著我父親的手下為了保護我被人砍斷手腳,吊在樹干上有多么痛苦嗎?

    你知道當我看著巴克叔叔用身體為我擋住子彈,一條腿留著血,卻不敢停下來,不顧自己的傷痛抱著我逃跑時我心中在想什么嗎?

    我發誓一定要讓害死我父親的兇手付出代價,一定要讓傷害巴克叔叔和我父親手下的人十倍償還,就是這股痛,這股恨,支撐著我前進,讓我擁有了現在的力量,你呢?做好為此而付出代價的覺悟了嗎?”

    本來周圍觀戰的瓦坎達人對于艾瑞克這番作為還有有些不滿,畢竟你已經贏了,何必再侮辱對方,畢竟那是你的大伯,你的堂兄,打斷骨頭連著筋都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可是聽了艾瑞克的話,眾人卻又沉默了,哪怕沒有經歷過,也能夠隱約感受到艾瑞克的痛苦,比起艾瑞克遭遇的苦難,老國王和特查拉現在的痛苦好像又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艾瑞克繼續一只手抓著特查拉,拖著他在地上滑行,任憑特查拉如何用力,都無法掰開掐住他脖子的大手,很快來到昏迷的老國王身旁,特查拉用另一只手抓住老國王的脖子,把他們父子兩個提了起來,兩只手越說越緊。

    “住手!快住手!你會殺死他們的。”王后看到自己的丈夫和兒子遇到危險,再也忍不住,大叫起來,聲音中帶了幾絲哭腔,拼命地想要撲上擂臺救人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這時候蘇睿公主表現出來,一把抓住王后,另一只手抬起,手臂上所有人都當成是裝飾品的護腕一陣變換,化作一件科幻風十足的裝備,借著一道光束射出,轟向擂臺上抓著黑豹父子脖子的艾瑞克。

    轟!!

    艾瑞克根本沒想到蘇睿中居間有這么一件武器,不曾防備,結果被光束轟了個正著,如同炮彈一樣被轟飛出去,抓著黑豹父子的手也不由松開,那對父子十分好運的落在擂臺下面,王后立刻命令幾名護衛把他們抬回去。

    艾瑞克在擂臺上滾了幾圈才停了下來,晃晃悠悠的站起身來,看著胸前被光束轟的焦黑的部位,臉上流露出一絲殺機,咬牙切齒的瞪著蘇睿公主,冷聲道: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艾瑞克化作一道金光,從臺上一躍而下,手上彈出利爪,從天而降向蘇睿公主抓去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觀戰一眾長老和一種瓦坎達的高層人士頓時急了,雖然蘇睿衛公主確實過分,用能量炮偷襲,明顯是想要至艾瑞克于死地,可是畢竟艾瑞克還活著,公主最多是殺人未遂,就算是要治罪也要由瓦坎達來審判,要是艾瑞克直接把人殺了,這局面可就無法收拾了。

    可惜事發突然,眾人距離蘇睿公主太遠,根本來不及救援,關鍵時刻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艾瑞克的爪子距離公主越來越近,眼看就要慘死。

    關鍵時刻蘇睿公主身后一道身影忽然竄出,迎向艾瑞克。

    噗嗤一聲,艾瑞克的利爪直接穿透了那人的胸膛,鮮血濺了艾瑞克一身,眾人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“祖歷,你為什么這么做?”

    原來關鍵時刻替蘇睿公主擋下致命一擊的人居然是大祭司阻力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祖歷穿著穿透自己胸膛的利爪,強挺著一口氣,艱難道:“艾瑞克,回頭吧,當初的事情我很抱歉,一切都是我的錯,希望我的死能夠消除你的怨恨,請你無論如何都不要傷害公主他們,他們是無辜的,根本不知道事情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忠心,到死都為你的國王打算,可是為什么對我父親那么殘忍?不僅殺害了他,連他的尸體都不管,還把我丟在半外面,被人追殺,當初我父親有對不起你的地方嗎?他把你當親兄弟看待,無論什么事情都沒瞞著你,讓我叫你詹姆斯叔叔,可你是如何回報他的?我能夠想象父親知道你是叛徒時是多么的絕望,你比敵人更可恨,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,記得下了地獄跪在我父親面前請罪。”

    艾瑞克手掌抽回時,多了一顆血淋淋的心臟,祖歷的尸體砰的一聲倒了下去,眼中的光彩漸漸消散,艾瑞克一腳把尸體踢開,繼續殺向蘇睿公主。

    不過這么一耽擱,蘇睿公主身后的護衛已經反應過來,兩名女護衛手持震金長槍刺向艾瑞克。

    艾瑞克雙手探出,輕松將兩柄長槍抓在手中,一用力,居然把兩名護衛給挑到半空,然后用力一甩,連人帶槍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這時候艾瑞克距離蘇睿公主只有不足三米的距離,蘇睿公主想逃都來不及,蘇睿公主一咬牙,再次抬起手臂,又只一道能量光束射出。

    不過這一次艾瑞克已經有了防備,豈能再次被擊中,身體一扭躲了過去,瞬間沖到出蘇睿面前,一把抓住她的手臂,另一只手彈出的利爪架在蘇睿的脖子上,只要稍微用力,就能劃破她的大動脈。

    只是當利爪距離蘇睿公主的脖子只有不到不足半公分的時候,艾瑞克卻停了下來,就這么盯著蘇睿公主,臉上流露出一絲掙扎之色。

    剛剛趕到的一眾長老和護衛圍著中間的艾瑞克和蘇睿公主,沒有人敢上前,也不敢弄出一點動靜,他們生怕艾瑞克手一抖,把公主的脖子給劃破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,艾瑞克才收回手掌,說道:“雖然你是特查長的女兒,但是我父親死的時候你還沒有出生,我知道你是無辜的,所以不會把這份恩怨牽扯到你身上,這次就放過你,不過我想說的是你的作為讓我非常的討厭,所以不要給我機會,一旦給了我殺死你的理由,我是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。”

    艾端克說完隨手把蘇瑞公主甩到一邊,重新向擂臺走去,就連遠處被護衛保護起來的老國王和特查拉王子也沒有多看一眼,這讓所有人都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王后連忙跑過去,把蘇睿公主扶起來,仔細的查看了一番,確定蘇睿公主沒有受傷,這才放下心來。

    眾人心中對艾瑞克生出了一絲贊同,意思認可,覺得他恩怨分明,沒有牽扯無辜之人,也沒有對老國王趕盡殺絕,是一個大度的人,或許讓他成為國王也不錯。

    只是他們卻不知道艾瑞克另有一番打算,實際上艾瑞克本來已經動了殺心,只是關鍵時刻,楊簡暗中傳話,讓他手下留情,并且說明其中的緣由,故意做戲給瓦坎達人看,所以才沒有痛下殺手。

    不過即使如此艾瑞克也沒有放過老國王的打算,之前交手的時候艾瑞克就暗中做了手腳,利用納米機器人破壞了老國王的部分神經系統,這是一種毀滅性的破壞,就算活下來也要一輩子坐在輪椅上,就算是心形草藥也無法讓他復原,艾瑞克這是讓他活著比死了還痛苦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艾瑞克并沒有那么強烈的怨恨,畢竟艾瑞克也不是那種完全蠻橫不講理的人,真正被他視之為仇人的只有老國王和大祭司祖歷,現在祖歷已經死了,老國王也受到了懲罰,艾瑞克心中的仇恨已經放下了大半,整個人都變得輕松起來,好像重生了一般。

    艾瑞克站在擂臺上,身上散發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氣勢,威嚴的掃視著臺下的眾人,好一會兒才深深地吸了口氣,大聲道:“還有人想要挑戰我的權威嗎?如果沒有的話我將成為新的國王,我將帶領瓦坎達走向新的輝煌。”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助赢幸运飞艇计划软件有用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