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四章 布狄卡女王

作者:草上匪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地牢里又躺了幾具尸體,個個頭顱破碎腦漿涂地。

    高照推轉精神力,肌肉塊塊勃發,甚至冒出隱隱煙氣。

    鐐銬喀喇崩裂,再扯斷腳銬,高照還想幫奧麗維拉一把,卻發現她像是會縮骨功一樣,收縮身體,輕巧的褪下了鐐銬。

    “泰古斯的血棘之力可以自由改變身體,就算只恢復了一點力量,也能做到這種程度。”

    奧麗維拉如釋重負的說:“總算可以把下面的傷口弄好了,濕噠噠的好難受。”

    高照齜牙,身邊有這么個生猛的天山童姥還真是SAN值難保。

    奧麗維拉對他也是難以置信:“剛才我跟斯泰爾商量的是,再等幾天,瑪莫斯扛不住必須交出多少角斗士的壓力,只能把我們放出去當角斗士。到那個時候,我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殺人恢復力量了。”

    她看看地上的尸體,搖頭說:“沒想到你這么生猛,剛來就開干,一點也不耽擱,連情況都不了解下。”

    高照感受著體內涌動的灼熱氣流,相當滿意,吸收了六個靈魂就恢復到了初級學徒初階的水準。按加拉迪亞世界的力量體系算,應該到了普通級別,距離資深不遠了。

    加拉迪亞的力量層級很簡潔,學徒、普通、資深、專家、大師、宗師、至高宗師,再之上就不是凡人可以企及的領域。

    異度天宇的巫師,只要到了液化級別,也就是正式巫師,就能在世界內超脫凡人,觸摸到神魔之力。

    以高照的巫師級別,有足夠的時間和機緣的話,也不是不能走到那一步。等離開世界,獲得的神魔之力自然會消退,但對應的感受和經驗卻會積淀下來,這也是巫師們在世界里的修行方式。

    加拉迪亞顯然給不了他足夠時間,只靠殺人吸魂,他最多成長到宗師級別,要成長到至高宗師,還得有特別機緣。

    不過只是宗師級別,也足夠他興風作浪了。

    高照的計劃卻不是走個人成長這條道路,從地上撿起又短又闊的劍,他問奧麗維拉:“你們的計劃是一路決斗殺人,隱藏真正的力量。到了帝都的角斗場里,再開啟傳送門,把學院的人拉出來當場開干?”

    奧麗維拉懊惱的道:“是啊,這很穩妥,到時候在角斗場里干掉這個國家的大票貴族,這亂子夠大了吧?”

    “結果被你一說就昏了頭,現在只能殺出去重新找機會了。”

    尖利的號聲隱隱傳來,大批守衛正在集結,高照笑道:“就這點追求嗎?”

    奧麗維拉不爽的嘁了聲:“難道你還有更好的計劃?“

    高照繼續撿武器,語氣很淡然:“殺幾百幾千個貴族算什么亂子呢,他們都有家族,貴族這個位置不會因為貴族本人死掉而消失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亂子不該是摧毀這個國家嗎?把貴族的統治徹底鏟除掉,讓加拉迪亞大陸的人類改朝換代。”

    奧麗維拉楞住,好一會才哈哈笑道:“說得沒錯,對物質界的凡人來說,除了滅世的天災之外,最大的亂子就是改朝換代啊。要死的人可不是幾百幾千,而是百萬千萬!”

    “改朝換代的戰爭會席卷整個世界,不管是圣靈還是魔神都會被卷入,那位尤琳大人應該很樂意看到這樣的景象。”

    笑容一收,她又翻起了白眼:“可你是誰啊?就算加上我,我們都晉升到力量極限,也擋不住一整支軍隊。何況超凡者在這個世界里到處都有,光是圣靈教會就有一大把宗師以上的強人。”

    高照點頭說:“你說的對,所以我們不能只靠自己。”

    他出了監牢,奧麗維拉跟上,不解的問:“那還有誰?至少要晉升到大師咱們才能開門啊?”

    你們這些血巫師,還真是當打手當慣了,一點都沒自己開創局面的意識。

    高照感慨著,腳下不停,朝監牢深處走去。

    他說:“當然是這些人,還有外面那些奴隸角斗士。”

    奧麗維拉再度嗤笑:“這些人管什么用?還不如殺了吸魂來得有用。”

    高照懶得跟她解釋了:“反正你的計劃也破滅了,就按我的計劃來,不要多嘴。”

    奧麗維拉磨牙:“你這小家伙還趾高氣揚了呢,好吧,我就看你要怎么折騰。”

    耳根清凈了,高照也加快了動作,砸開一道道牢門,很快在地牢里匯聚起了三四十個囚犯。

    這些人男女都有,很精壯也很警惕,并不把高照當做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守衛正在匯聚的動靜聽得一清二楚,高照把他們放出來并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我覺得把你們兩個的腦袋砸碎更好……”

    個頭快趕上瑪莫斯的某個壯漢沉冷的說:“那樣我們還能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不少人跟著鼓噪,高照高聲說:“你們還能活多久?那個巴提亞圖斯老爺會讓你們什么也不干,就這么養著你們嗎?”

    壯漢呸道:“你是想說選出角斗士后的血祭是嗎?那又怎么樣,沒有人能打敗我,我還有活路!”

    高照也不多話,將一柄短劍丟給他,勾勾手指。

    壯漢撿起短劍,笑著搖頭:“你這么想死嗎,真是瘋了,記住了,我叫肯尼蓋斯特……”

    話還沒說完,他揮著短劍沖過來,一個大步到了高照身前,劍刃直劈高照的脖頸。

    高照不僅沒有避讓,反而向前跨出一步。

    手中短劍以快過壯漢一倍以上的速度刺出,正中心臟,還借著這一步之勢,將超出他一倍的魁梧身軀高高頂起。

    壯漢瞬間斃命,短劍掠過高照頭頂,當啷落地。

    單手舉著叫肯尼什么的壯漢走了兩步,嚇得人群如潮水倒流。看到傷口流出的血水變作血紅霧氣,高照丟下尸體,踩住傷口遮掩痕跡。

    那是他吸魂的動靜,表現太異常會被當做超凡者或者魔神信徒看待,不利于接下來的計劃。

    他舉起染血的短劍,掃視人群:“還有誰?還有誰覺得自己有活路?”

    人群中響起一個女聲:“這不是凡人能有的力量,你是魔神信徒!”

    果然,囚犯里藏龍臥虎,看出了他的奇異。

    身后奧麗維拉咳嗽,既是在嘲笑他,也在催促,要和他一起把這些人殺光吸魂。

    高照沒理會,揚聲說:“我的確非同一般,我從松加德而來,我死而復生!”

    囚犯們嘩然,多數人搖頭嗤笑,少數人震驚訝異。

    松加德是加拉迪亞人死后靈魂的歸宿,只有被九圣靈認可的勇士靈魂,才被允許進入松加德。

    “你們無法想象的末日之災即將到來,加拉迪亞很快會徹底毀滅!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得死!會死得渣都不剩!”

    高照的話不僅鎮住了囚犯,也讓奧麗維拉瞪圓了眼睛驚呼:“喂你在干什么啊!這種事情怎么能告訴他們!?”

    那個女聲冷笑:“真是胡說八道,這種事情你真的以為會有人相信?”

    說話的女人被人群擋住,高照沒找到。

    他試了試,確認自己可以從空間袋里拿東西了,篤定的道:“這是松加德的英靈告訴我的,至于證據,那位英靈囑托我幫她找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看看這些囚犯,大多都是金發碧眼,也就是蠻族,高照問:“有誰認識布狄卡女王?”

    囚犯們相互對視,臉上的警惕和懷疑散去不少,換上了凜然乃至緬懷的表情。

    某個囚犯嘆道:“每個加拉迪亞人,純粹的加拉迪亞人都知道布狄卡女王,知道她在十年前被帝國打敗,關在帝都深不見底的監牢里。”

    還有囚犯悲傷的說:“她果然是死了嗎?你說的那位松加德英靈就是她?”

    不少囚犯卻顯得欣慰:“那是她該去的地方,她注定要沐浴在九圣靈的光輝下。”

    高照繼續問:“沒有人親眼見過她,記得她是什么樣子嗎?”

    一個老者分開人群站出來,雖然已是滿臉皺紋,身軀卻依然挺拔,難以計數的傷口像蜈蚣般爬滿上身,看得出年輕的時候是位英勇而強大的戰士。

    老者用深沉而悲傷的口吻說:“我叫庫希爾,曾經是女王麾下的士兵,哪怕女王燒成了灰,我也認得出她,那必然洋溢著無法遮掩,也不會被污穢的偉大氣息。”

    高照背著手,意念一動,某件東西到了手上。

    他將這件東西高高舉起,問那個叫庫希爾的老者:“你認認看,這是你的女王嗎?”

    高照手上拎著一顆女人的頭顱,金發披灑,眉目秀麗,眼睛睜得大大的,嘴巴微微張開,似乎還在呼喊著戰斗口號。

    庫希爾定睛看了看,像被無形的鐵錘擊中,退了一步,軟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淚水奪眶而出,老者痛苦的低呼:“您果然還是死了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又沖出一個高挑身影,兩步就到了高照身前。

    高照眨眨眼,懷疑自己的視覺出了問題。

    這是個棕發女子,身上只用布條纏住要害,健美……不,應該說是健壯的身軀大半都露在外面,皮膚像是長期在陽光下暴曬,成了字面意義上的古銅色。

    她的臉上滿是傷痕,最長的一道從太陽穴到下頜,幾乎把臉剖成兩半。

    但高照已經恢復了一些力量,精神力在眼中流轉,略去傷痕以及明顯染過色的短發,看到的面目跟手中的頭顱幾乎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女子定定看著頭顱,有些哽咽的問:“誰?是誰殺了她!?”

    高照心說,是我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助赢幸运飞艇计划软件有用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