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114.如期落敗

作者:荊東路54號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首日比試中,因彼此實力相差懸殊,各自尚有所保留。今日之戰,10名修士則全力以赴,手段盡出。明知無緣荒碑參悟,但能以一宗弟子身份,前往修煉圣地,同樣不失為莫大的榮耀。

    “熔晶盤”垂下1層紫紅光幕,罩住周身前后。火系“已午劍”、風系“青翎劍”分列左右。韓若愚往日的狂傲輕視,已悉數收斂,如臨大敵,凝神迎戰。

    “蒼鷹搏兔,亦當傾盡全力!”

    “韓師兄勝券在握,依舊不驕不躁,盡顯名門之風!”

    觀禮臺上的眾人,俱是筑基同階,眼見韓若愚如此沉穩謹慎,紛紛暗自贊嘆。

    “強水克火!”

    余躍抬手召出冰系“冰螭劍”,兼具冰凍、遲緩之效。土系“龜靈劍”生性厚重,用以抵御風系術法。造型簡樸的“墨石盾”豎在身前,專司防護,不但與韓若愚針鋒相對,且喑含克制妙用。

    “余某神識遠超同階,尚可操縱第四件靈器,僅此一點,足以擊敗韓師兄!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既承諾拱手相讓,余某便無此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韓若愚身家豐厚不足為奇,余躍手中的3件靈器皆為上品,同樣價值不菲。雙方甫一出場,氣勢竟然不逞多讓,難分高下,臺下的圍觀者大感意外,興奮異常。

    一時之間,5座擂臺上,各色靈器光華交相輝映,令人眼花繚亂,觀戰的眾多煉氣弟子直呼過癮,可謂大開眼界,紛紛高聲歡呼喝采。

    “嗬……筑基前輩的富有,著實讓人眼饞!”

    “看來坊間傳聞有誤,余師叔并非沒有一戰之力,花某趕緊加注押寶!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外物僅是輔佐之力,自身修為方是王道,此戰韓師叔必勝!”

    盡管勝負已定,韓若愚依舊不敢放任留手,暗地里也存下了私心,想一探余躍的實力深淺,名為當下“天遺宗”第一天才,僅僅殘留這最后一絲尊嚴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韓若愚手指微動,法訣驟然施展,“已午劍”、“逆風劍”剎拉間異彩接連閃耀,奪人眼目。

    “咝咝咝……”

    赤色劍影氣勢恢宏,迎頭撞入一片冰寒徹骨,肉眼可見中,去勢漸漸驅緩,宛如深陷泥濘沼澤,處處受制,有力無從施展。

    隨著劍影色澤逐漸暗淡,相距余躍身前尚有1丈,終于徹底潰散一空,激起陣陣白蒙蒙的寒霧,將大半的擂臺籠罩其中。

    “咻……”

    青色劍影疾如閃電,居然后發先至!余躍早有準備,“龜靈劍”閃動著黃朦朦的光華,劍影凝實陡漲至門板大小,昂然屹立于身前。

    “不動如山,以拙破巧!”

    青色劍影靈動迅捷,進退如風,不時突破“龜靈劍”的堵截,又被其后的“墨石盾”穩穩攔下,護罩蕩起細密劇烈的波紋,卻有驚無險,一次次無功而返。

    “兩位師叔斗法,堪稱精妙絕倫!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神識馭器,果然是另一番天地!”

    “他日達至筑基之境,也不枉修道今生!”

    平日里筑基前輩高高在上,難得一睹真容,眼下居然近在咫尺,盡展五行術法之妙,臺下的煉氣弟子目不暇接,心馳神往。

    “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。煉氣弟子雖修為低下,但不可或缺,實乃道統傳承基石。”

    “宗門崛起之棟梁,當屬筑基修士!”

    “術法縱橫,氣象萬千,天遺興盛,大有可期!”

    吶喊聲、助威聲此起彼伏,響徹在廣場上空,觀禮臺上的霍危樓等人,亦是思潮澎湃,心懷大慰,不住交口點頭稱贊。

    “韓師叔已掌控全局,勝出僅是早晚之別。”

    隨著比試的進行,擂臺之上端倪盡顯,漸趨明朗。

    “余師叔始終處于下風,形勢不太樂觀。”

    曹踞庭夫子眉頭緊鎖,低聲地喃喃自語。

    “韓師叔法力雄渾,氣息悠長,倘若一味固守,至多立于不敗之地,余師叔須迸發斗志,全力爭勝才是!”

    裘洗月、范畫如等人意有所屬,則是另外一番女兒家心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過去半柱香的工夫,勝負隨時可分。

    “老祖果然慧眼如炬,識人之能中肯精到!”

    韓若愚看似占盡上風,實則有苦難言。全力施展之下,法力、神識消耗巨大,額角沁出了細密的汗珠,偏偏余躍的五行術法,巧思綿密,且韌勁十足,一直未露破綻和敗像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且看韓某的真正實力!”

    喝采、歡呼一陣高過一陣,久未建功,韓若愚難免心中焦躁,早已忘卻事先達成的默契,陡然生起爭勝之念,直欲竭盡所能,放手一搏。

    “風火連天!”

    韓若愚猛然高聲暴喝,施用壓箱底的大招。

    “火借風勢,風助火威。”

    神識全力操控之下,1條火龍紅中泛青,氣勢暴烈無比,所蘊含威能之強大,令人心驚肉跳。沿途之上摧枯拉朽,頃刻間,足足大半個擂臺,盡被火海吞噬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事出突然,觀禮臺上的霍危樓,猛地站起身來,雖對余躍無甚好感,但畢竟修為難得,萬一有所損傷,甚至意外隕落,于宗門而言可謂慘事一件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短暫的驚呼過后,喧鬧的廣場鴉雀無聲。曹踞庭雙眼圓睜,手足間微微顫抖不已,和余躍有過交集的女弟子,更是不忍直視,俏臉煞白一片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千年荒碑,余某終將失之交臂!”

    韓若愚出手之時,余躍暗中嘆了口氣,身形疾閃后退,果斷捏碎了腰間的參賽號牌。

    “咔嚓……”

    1束白光包裹著余躍,瞬間落至擂臺外的地面。

    “韓師兄修為精深,余某自愧不如!”

    余躍面向擂臺,含笑拱了拱手,神情間異常大度平靜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承讓了,余師弟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神識、法力消耗過大,抑或自認余躍隱含譏諷之意,身為勝出一方的韓若愚,臉色略顯蒼白,神情有些尷尬,所幸狂歡的人群根本未曾察覺。

    “1號擂臺,韓若愚師兄勝出!”

    眼看一場異變突發,終歸得以平安渡過,上千同門大大松了一口氣,紛紛齊聲恭賀。

    “韓師叔威武!”

    “恭祝韓師叔,力拔頭籌!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項某早有預估,此戰勝負一目了然。”

    韓若愚立于擂臺正中,眼見余躍的身影漸行漸遠,兀自呆呆出神,對四周震天的歡呼恭維之聲,竟然恍若未聞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助赢幸运飞艇计划软件有用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