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二千一百五十五章 宿命對決!

作者:皇甫奇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京師酒樓中一次,萬國盛宴一次,京師東北逃跑的時候又是一次……

    在安祿山一生中,從未受到過這么多的羞辱,而且還都是莫名其妙的被同一個人羞辱。

    除了張守珪,王沖可以說是安祿山最深惡痛絕的存在。

    這一次,他就要徹底的一雪前恥!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而幾乎是同時,高高的城墻上,王沖負手而立,同樣注意到了萬軍叢中的安祿山。

    “膽子不小,竟然還敢親自出現在我面前!”

    王沖心中陣陣冷笑。

    安祿山或許以為他忍氣吞聲,終于熬到了這一刻,但他絕不會知道,為了這一刻,王沖同樣等待了極其漫長的時間。

    曾經無數次,王沖想要舍下一切,不管一切的跑到幽州,干掉安祿山,只可惜最初的他籍籍無名,只是一個眾人眼中的紈绔子弟而已,根本沒有任何的實力和勢力,根本無法影響幽州,更不用說當時的幽州還有一個孤傲自大的張守珪庇護著安祿山。

    以王沖的能力,想要刺殺安祿山也只能是想想而已。

    再后來,不管是西南之戰還是怛羅斯之戰,都猶如多米諾骨牌一般危及到整個大唐的國力,這些大戰都是王沖不得不處理的事情。

    因此王沖心里的計劃便一再被耽擱,一直到王沖現在成為萬人敬仰的異域王,擁有了崇高的地位和龐大的權勢,遠遠凌駕于任何的大都護大將軍之上,才真正擁有了對付安祿山的實力。

    “什么宿命?我絕不相信!安祿山,不管多少個輪回,也不管多少次重生,不管付出的多大的代價,我都要將你斬落馬下!”

    王沖望著萬軍叢中的安祿山,渾身殺氣凜冽。

    三十里!

    二十里!

    十五里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,從高高的城墻上望過去,甚至能夠看到那些突厥戰馬噴出的白氣,也能夠看到那些高句麗士兵長刀上布滿的積雪,以及那一雙殺氣騰騰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來人,拿我的大弓過來!”

    就在雙方相距只有十多里的時候,那匹一人多高的黑色戰馬上,安祿山冷笑一聲,突然手臂伸出,開口道。

    身后,崔乾佑立即策馬上前,同時將一柄深海玄鐵鑄成的鑲金大弓遞到了安祿山手中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安祿山五指一收,狠狠的捏住了那柄半人多高的鑲金大弓,同時他的手掌一伸,迅速從身后的高尚手中接過一根七八尺長的利箭,迅速彎弓搭箭,伴隨著一陣軋軋的聲音,整柄大弓立即被拉至滿月。

    這突然的舉動立即吸引了四面八方所有人的注意,淵蓋蘇文,烏蘇米斯可汗,契丹王,奚女王,所有人都望著安祿山手中的長箭,卻沒有任何的意外,似乎早已知道他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一聲冷哼,安祿山瞄準遠處鋼鐵堡壘城墻上的王沖,手腕一松,轟,伴隨著一陣山崩海嘯般的巨響,下一刻,安祿山手中的長箭有如奔雷掣電,帶著刺耳的銳嘯,在虛空中拖出一條長長的氣浪,朝著王沖射去。

    那一剎那,時間都仿佛靜止了下來,安軋犖山射出的長箭有如皓日一般耀眼無比,成為了整個戰場上最醒目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戰場上的氣氛也隨著安軋犖山這一箭,變得緊繃無比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而城頭上,看到這一幕,眾人神色一驚,紛紛變了臉色。

    誰也沒有想到,戰爭還沒正式開始,安軋犖山直接就開弓搭箭,想要射殺王沖。

    王忠嗣,阿不思等人神色一凝,下意識的就想要擋在王沖面前。

    王沖是九州兵馬大元帥,如果出了什么事情,哪怕只是受傷,恐怕也會影響三軍士氣。

    “無妨!”

    王沖擺了擺手,看著遠處那奔雷掣電,皓日一般的長箭,神色淡然,沒有絲毫懼意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只不過眨眼之間,安祿山射出的那根長箭裹挾著山崩海嘯般的力量瞬間穿過重重虛空,射向王沖面門,四面八方一陣驚呼,而就在這個時候,只聽一聲巨響,一股金色的光芒突然從王沖體內噴薄而出,瞬間擋住了這支長箭。

    長箭上的力量被王沖瞬間震潰,整個被王沖的罡氣定格在虛空,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“這——”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一旁的王忠嗣和阿不思瞬間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兩人原本以為安祿山這一箭乃是挾恨而發,不過這個時候,兩人也看出來,這一箭雖然氣勢驚人,但其實外強內空,并非殺人之箭。

    “這是安祿山的討伐檄文!”

    王沖冷笑一聲,說出了答案,同時手掌一伸,從那根長箭上取下了一塊白色的布帛。

    布帛的一面寫著四個大字:

    討伐檄文!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王沖手腕一抖,猛地攤開了那封討伐檄文,而后方,太子少保王忠嗣、同羅大將軍阿不思也同樣看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……舊有強秦弱主,趙高執柄,指鹿為馬,莫敢正言,故秦二世而亡。今有王沖,鴆殺先圣,挾持新皇,專制朝權,威福由己。可見,唐亡之日不久矣!”

    “圣皇三十七年,逆賊王沖,與太子李亨謀反,對圣皇大逆不道,欲行弒君之事,方有太極殿中,圣皇一聲怒斥震動京師,皇宮之內,百萬禁軍聞風而動。如今,逆賊登基,狂稱為皇!”

    “臣安祿山出生行伍,草芥之命,受圣皇寵信,方得以為安東大都護,今聞圣皇噩耗,如雷霆霹靂,雖然肝腦涂地亦無以為報!”

    “只是賊子勢強,安不得不忍氣吞聲,隱忍此至,待羽翼漸豐,萬事具備,向諸國敘圣皇喋血之事,諸國憤慨,愿助安一臂之力,與安協同聲勢,方有今日諸國同盟一事!”

    “皇天在上,諸神共鑒,今安誓必清君側,肅宮廷,誅殺逆賊,討伐反王,另立新君,以匡扶大唐社稷,以雪圣皇之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行行粗獷的文字立即躍入眼簾,內容寫得洋洋灑灑,極盡詞藻。

    “混帳!”

    “胡說八道!”

    王沖還沒開口,后方,王忠嗣和阿不思卻是看得勃然大怒,臉皮鮮紅。

    安祿山文書中所說的“太極殿”之事,指的是當初“圣皇”將王沖召進大極殿,并且在殿中暴喝出的那句“來人!誅殺逆賊”!

    那句話,恐怕大半個京師的人都聽到了。

    說實話,當日太極殿中發生了什么事,其實很多人都不知道,包括同羅大將軍阿不思,至于圣皇為什么會說出那句“來人!誅殺逆賊”,關于其中的真相,在民間傳得沸沸揚揚,直到現在也是一個謎團。

    當天的事情,圣皇不說,高公公不在,王沖事后也只字不提。

    私底下,也有關于王沖謀逆的傳聞,安祿山就是抓住了這一點,大做文章。

    不過,朝堂中所有人都知道,這一切完全是無稽之談。

    當日是“圣皇”主動派人召王沖入宮,而且從事后來看,王沖進入太極殿之后,所有的龍衛全部消失不見,而在此之前,宮里所有頂級的供奉全部都被悄悄召集到太極殿中。

    從種種跡象來看,并不是王沖要謀逆,反而好像是“圣皇”要殺王沖。

    而且,太極殿事件并沒有出事,不管是圣皇還是王沖,事后都安然無恙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在此事之前,“圣皇”干出了一系列荒唐事,包括大選秀女、建太平樓、罷朝等等,反而是此事之后,“圣皇”恢復如初,又變成了朝野熟悉的那位千古一帝,勵精圖志,多謀善斷。

    原本動蕩的朝廷也隨之穩定下來。

    從這一點來說,朝野上下對王沖還滿懷感激,王沖不但無過,反而有功。

    ——真有謀反之事,圣皇事后豈會不說?

    安祿山這是巔倒黑白,胡說八道!

    “呵,兩位大將軍不必生氣!”

    王沖矗立前方,傲立墻頭,淡然一笑道:

    “只是一封沐猴而冠,邯鄲學步的文書而已,何必與之置氣!”

    王沖這般說著,淡然地瞥了對面的安祿山一眼,然后手指輕輕一彈,安祿山射來的那封白色布帛文書立即飄飛而出,不過數尺,掠過墻頭,立即砰的一聲,在皚皚的白雪之中震成粉碎,漫天飄灑而下。

    而遠處,安祿山從射出那封文書之后就一直盯著王沖,此時見他彈出布帛,震碎文書,眼中光芒一閃,掠得一絲得計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王沖!我就知道你會這么做的,不過,沒有用的,你和李亨里應外合,暗算先王名下諸子,太極殿中又暗害先皇,干出大逆不道,弒皇登基的事情,本座已經事先安排探子,傳遍九州!”

    “今日,我就是在當著天下的人面,揭穿你的真面目!”

    “先皇待我恩重如山,我安祿山一定會替他申訴冤曲,萬死不辭!今日帶領諸國聯軍,便是要替大唐匡扶正義,永正視聽!王沖,今日我必替先皇殺你,方不負先皇厚愛!”

    安祿山一臉的正氣凜然,他身披鐵甲,一手抓著一柄花鋼紋彎刀,直指遠處鋼鐵城墻上的王沖,那洪亮的聲音浩浩蕩蕩,穿過風雪,在整座鋼鐵堡壘中響起,甚至順著風雪傳出百里之遠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助赢幸运飞艇计划软件有用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