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四百十三章 大碗茶館

作者:西方蜘蛛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苗成方朝周圍看了看,確定沒有人跟蹤之后,迅速的走進了一家茶館。

    說是茶館,其實寒酸得要命,里面一共就擺了兩張桌子。而且破舊不堪,看著一推就會倒的樣子。

    老板是個有五十多歲的老頭了,無精打采的蜷縮在一角,貓著袖子,頭一點一點的在那打著瞌睡。

    這家茶館連個招牌也都沒有。

    老頭姓孫,大名沒人知道,都叫他孫大碗。

    好多年前他就來上海了,沒老婆沒孩子,就是孤老頭子一個。

    這茶館特別有意思,和上海人喝茶時候的講究完全不一樣,進來的客人,就是一大碗用碎茶葉,北方人叫“高末”泡的茶。

    喝這種茶你得拼命的吹,然后趕緊喝上一口,要不然,一準一嘴的茶葉末子。

    吃的也有,發黑的玉米餅,碎饅頭渣子揉成的面團,熱乎的?熱乎的就是給你端上來一碗烏七八糟,里面什么都有的大雜燴。

    大雜燴里什么亂七八糟的菜都有,你要是運氣好,沒準能夾出來一條肉絲。

    老有人看到,孫大碗每天下午和晚上,一準到附近的飯館里逛一圈,把那些客人吃剩下來的飯菜,包在一起帶走。

    飯館里的老板伙計看他可憐,也都不來管他。

    他這茶館里吃的,十有八九就是那些剩菜剩飯。

    既然能來這種地方的客人,也根本就不在乎這些,那都是些兜里實在沒兩個錢了,又想填飽肚子的主。

    沒拉到活的車夫,沒做到生意的苦力……

    喝個大碗茶,吃點東西墊吧墊吧,末了,再喝上一碗熱氣騰騰的雜燴湯,回去美美的睡上一覺,第二天醒來,這生活還得繼續是不是?

    吃完了,多少錢?

    您看著給。

    給多了,不退。給少了,不追著你要。

    你要是今天兜里實在沒錢,吃完喝完,抹抹嘴,走您的。

    下次有錢了,您再來補上就行。

    有沒有賴賬的?

    有!

    可很少。

    為什么?

    您總不見得今天賴賬了,下次不來了?誰沒個落魄的時候?來這里的人,窮的時候多,有錢的時候少。

    您要是賴著不給,大家都是窮人,您好意思嗎?

    還真有不要臉的人,欺負孫大碗年紀大,老眼昏花,屋子里的光線又暗,賴了你的賬,下次來你未必認得。

    可孫大碗就偏偏有這本事。

    上次欠債不給的,哪怕過個一年半載的再來,要喝茶,要吃的,孫大碗總會不緊不慢的用洋涇浜的上海話說:

    “老板,儂上次,就X月X號的錢還在賬上掛著呢。”

    時間一點不帶差的。

    孫大碗就是這樣的一個人,窮人一個,但也沒到揭不開鍋的地步。

    苗成方一進來,剛才還在打瞌睡的孫大碗睜開了眼,看了一眼苗成方,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一碗茶,一個餅,一碗湯。”

    苗成方坐下來說道。

    片刻功夫,孫大碗就端來了客人要的東西,然后搬了張凳子,在苗成方的邊上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這個位置,正好能夠盯好大門口。

    “苗爺,這些不是您吃的。”一張口,孫大碗說的竟然是這樣的話。

    “你們吃得,為什么我叫吃不得?”

    “這不干凈,您是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身份?我現在還能有什么身份?”苗成方笑了笑,撕下一塊黑乎乎的餅,塞到嘴里,然后又喝了一口雜燴湯,接著,拿筷子在里面一攪和:“哎,肉絲,肉絲哎,小寶,我的運氣還真的不錯。這周圍的飯店都關門了,你還能弄到肉絲?”

    他,居然叫一個五十來歲的老頭“小寶”。

    孫大碗的身子顫抖了一下:“苗爺,您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啊,咱們中國什么都好,就是人和人之間太虛偽了,一見面,總喜歡說對方瘦了。我哪里瘦了,我這都還胖了。”

    苗成方淡淡地說道:“小寶,這幾年,你過得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能怎么樣,將就著活下去唄。”孫大碗嘆了口氣:“就是心里總想著苗爺,明明都在上海,可偏偏就是不敢去看您。苗爺,這里是日控區,上午的時候,還有幾個小日本進來搜查過,也就是嫌我這里臟,搜了一下沒發現什么,扇了我兩耳光,踢了我幾腳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光線太暗,苗成方仔細看了下,才發現孫大碗的半邊臉真的是紅腫的。

    “小寶,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苗爺,我不苦,還小寶呢,我都四十三了。”孫大碗笑了笑:“苗爺,今天,您是來讓我上路的?”

    誰能夠想到,這個看起來一臉蒼老,足有五十來歲的“老頭”,才只有四十三歲。

    苗成方有些艱難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孫大碗還在那里笑:“苗爺,我一直都在等著這一天呢。七年前,我就該死了,您保下了我。五年前,我也該死了,還是您救了我。這五年多的時間,我一直都在等著還您的命。到現在我還記得您那天對我說過的話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寶,潛伏起來。”

    五年前,苗成方冷冷的對孫大碗說道:“你記得,你欠我兩條命,等我再一次找到你的時候,就是你還我命的時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苗爺,我記得。我隨時隨地等著您來要我的這條命!”

    孫大碗畢恭畢敬地說道。

    那天,是1932年2月6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孫大碗到現在為止都記得那天發生的所有事情。

    他依舊在那微笑:“七年前,我執行任務的時候,誤殺了自己人,按照家法,本該處決,是您用一個替身換下了我。五年前,日本人在上海打仗,我一怒之下,拔掉了日本人的一個聯絡點,里面的七個日本特務,一個沒剩被我殺得干干凈凈。

    可我也受了傷,是你冒死趕到,把我背了出來,還幫我看好了傷。可惜啊,我的右手,卻再也不能做力氣活了。要不然,我還能去殺日本人。苗爺,從那個時候起,我就發誓,不管您要我怎么死,沒說的,我按照您說的方法去死。”

    苗成方拿著茶碗,看著想要喝口,可又放了下來:“小寶,我要打到日本人內部去,日本人雖然對我信任,但畢竟那么多年了,所以我需要一個見面禮。”

    “古代,荊軻刺秦,要樊於期將軍的頭顱,樊於期連猶豫都沒有猶豫,就砍掉了自己的腦袋,當做覲見之禮。”孫大碗還是笑的那樣的坦然:

    “日本人找了我五年了,他們找不到我,沒有什么比我的腦袋更加適合當見面禮的了。我就是當今的樊於期,一死又何懼之有。”

    說著,他舉起了自己的右手:“我這只手,那次受傷之后,看起來和正常人沒有什么不一樣,可惜已經開不了槍了。我是廢人一個,用廢人的首級,來為苗爺完成任務,痛快,痛快!”

    他重新站了起來,從一個墻角的垃圾堆里,翻出了兩瓶酒,一瓶給了苗成方,一瓶自己打開瓶蓋,對著瓶口就喝了幾大口,放下酒瓶:

    “說完,苗爺,你要我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會把你出賣給日本人!”苗成方面色嚴肅的說出了自己的計劃,然后說道:“只是,你不能落到日本人的手里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孫小寶,死都不當日本人的俘虜!”

    孫大碗笑的非常開心,可隨即笑容消失:“苗爺,我老婆和孩子還好嗎?”

    誰都知道,孫大碗是個孤老頭子,沒媳婦沒子女,可又有誰知道,他不但有一個漂亮賢惠的媳婦,還有一個可愛的兒子?

    苗成方沉默了一下:“我派人通知了你的‘死訊’,你媳婦這么多年都沒有改嫁,孝順公婆,撫養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孫大碗終于又笑了:“我有老婆有孩子,死了又有什么可以遺憾的?苗爺,我就求你一件事,有機會,讓我兒子給我建個墳!”

    “小寶兄弟,我敬你!”

    苗成方舉起酒瓶,一口氣就喝了一小半。

    他重重的放下酒瓶:“一路走好,兄弟!”

    “苗爺。”

    孫大碗忽然跪倒在了地上,對著苗成方“咚咚咚”的磕了三個響頭:

    “苗爺,這三個頭我早該給你嗑了。小寶要死了,從此后再也不欠你什么了!”

    苗成方默默的點了點頭,然后巍顫顫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孫大碗一個人在那喝著,一瓶酒喝完,他又來到那堆垃圾前,撥開垃圾,拿出墻壁上的一塊石頭,從暗洞里掏出了一個布包。

    重新回來做好,他打開了布包。

    那里面放著的,是一把駁殼槍和兩個彈匣。

    他拆開槍,仔細的擦拭著,然后重新把槍組裝好。

    他仔細的檢查著每一顆子彈。

    他的右手殘廢了,可是他的左手還能動。

    當年那個一怒殺七寇的殺手孫小寶,還活著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回來了?”

    田七發現苗成方的臉色有些異常。

    “回來了。”苗成方身上帶著酒氣:“田七,跟了我這段時間,我本來還想繼續訓練你的,但現在看起來訓練要提前結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苗成方冷冰冰地說道:“在我身邊,只有我讓你干什么,你沒有資格問為什么。我讓你去死,你也必須毫不猶豫的去死!”

    田七有些不服氣,可是,面對這個老東西他還真的沒有什么特別好的辦法對付他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助赢幸运飞艇计划软件有用吗